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货币的投资 > 数字加密货币有什么用 >

存货亏空案终结 *ST皇台冲刺恢复上市举步维艰


点击:121 作者:货币的投资 日期:2020-10-24 06:24:42

【环球网 记者 刘晓旭】历经四年,*ST皇台虚假记载库存商品账面余额案终于尘埃落定。*ST皇台公司层面和相关负责人包括时任董事长等14人被处以警告并课以相应罚款;同时,*ST皇台库存成品酒的亏空由原董事长卢鸿毅承担赔偿责任。

随着案件的终结,已暂停上市一年有余的*ST皇台宣布将重启上市。目前皇台酒业仍面临着地域、品牌、渠道优势不明显短板及资金短缺等经营风险。

虚增库存案以公司及相关人员被处罚结案

*ST皇台(000995.SZ)原董事长的职务侵占行为导致该公司2016年年报虚假记载库存商品账面余额一案,经过有关部门长达一年半的调查,终有结论。根据调查,公司原董事长卢鸿毅的职务侵占犯罪行为造成了公司库存成品酒的亏空;同时查实,2013年至2016年期间卢鸿毅投资或控制的单位尚有因卢鸿毅的职务侵占行为导致公司被欠款3024.66万元。公司2016年末亏空的成品酒价值6918.88万元,扣除可以确定的责任人赔偿款3024.66万元后,因无法估计剩余损失3894.22万元的赔偿金额,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计入2016年度当期损益。为此,公司更正了2016年-2019年的年度报告。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甘肃监管局也对*ST皇台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提到,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对皇台酒业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胡振平、付耶成、何维角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对辛秀山、刘静、李生禄给予警告,并处以4万元罚款;对于凇琳、常红军、闻萌、刘锐、高明星、闫立强、张文彬、谢维宏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沈宗斌律师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表示:“*ST皇台存在两方面违法问题:一是,公司原董事长卢某某等涉嫌职务侵占罪;二是*ST皇台违反《证券法》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公司和相关负责人应承担责任。关于卢某某等涉嫌职务侵占罪。首先,如公诉机关查证卢某某等被举报之侵占公司财产相关事实证据确凿,作为犯罪嫌疑人的卢某某将会面临牢狱之灾;其次,对于卢某某犯罪事实知情并参与协助作案的公司其他负责人包括时任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如相关犯罪事实被公诉机关查证属实,其大概率将以卢某某职务侵占罪共犯身份承担刑事责任。”

沈宗斌律师提到,针对上市公司违反信息披露义务的诸多行为,国务院金融委专门召开第二十八会议,表明了国家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的坚决态度;2020年3月1日生效的新《证券法》设信息披露专章,明确要求发行人董事、监事、高管对证券发行文件和定期报告均要签署书面确认意见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到*ST皇台财务造假事件,沈宗斌律师再次强调:“在甘肃监管局对皇台酒业作出了行政处罚,时任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也难咎其责。”

再谋恢复上市风险重重

*ST皇台,自2019年5月13日起股票已被暂停上市,其主营业务刚从2019年5月8日起正式恢复酿造生产,目前的处罚结果带来的对未来诚信问题以及市占率不足等均对公司发展形成诸多挑战。据业内人士介绍:“2000年,凭借葡萄酒主业上市的皇台酒业,上市后发展并不顺利,没有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品牌酒,更多的业务是向国内一些大型葡萄酒企业出售原酒,且公司产品多元化等战略问题值得深思。”

从业绩来看,皇台酒业自2000年8月7日上市至今20年时间,其业绩并不尽如人意。其净利润自上市以来,有10个年度为亏损,且亏损金额较大。

其中在2016年,净利润亏损金额最多,为1.65亿元;2017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为1.18亿元;2018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为9548万元。对于上述年度的亏损,公司也曾在年报中公开表示:“主要受制于资金短缺,销售困境难以打开,市场低迷,造成主营业务亏损。同时,因历史遗留问题拖累,使得生产经营受到制约。公司在国内上市酒企板块中,无论是营收、市值、毛利率、总资产、净资产、现金流都处于绝对靠后位置。”

2019年,公司实现了赢利,实现净利润为6821.36万元。2019年报披露,其主营业务包括白酒、葡萄酒生产、批发零售,自产副产品的批发零售;矿产品(煤炭及煤炭加工产品、有色金属、黑色金属矿产品)的销售、商品的进出口业务。其中公司粮食白酒主营收入8957.40万元,收入占比90.44%,毛利率为76.66%;葡萄酒主营收入906.33万元,收入占比9.15%,毛利率为60.26%;而其他(补充)主营收入40.90万元,收入占比0.41%,毛利率为37.36%。公司在年报中提到:“2019年,新管理团队入驻皇台后,努力化解经营风险,积极与债权人进行沟通,与部分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涉及重组金额13587.07万元,确认债务重组利得4587.07万元,确认资本性投入9000万元。”对于成品酒亏空案件,公司表示,针对成品酒亏空涉及公司内部原负责人以前年度存在监守自盗的经济犯罪,公安机关已刑事立案。2018年4月19日,武威市公安局根据甘肃省公安厅要求,将凉州区公安局已经立案侦查涉及皇台酒业公司的案件提级侦查。现该案已进入对犯罪嫌疑人提请逮捕阶段。

从最新公布的三季报业绩来看,该公司的净利润又有所下降。*ST皇台在10月15日披露的三季报预告中提到,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金额为400万元—550万元,基本每股收益0.023 元—0.031元。披露原因为:“一季度销售因受新冠疫情影响几乎停滞,二季度、三季度公司生产和经营因受新冠疫情影响减弱,市场明显回暖。随着消费者对公司产品的逐渐认可,公司新产品也在二季度上市,招商工作也在稳步推进。公司持续进行的品牌形象重塑工作以及大力进行的市场推广活动导致销售费用投入较大,公司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除过业绩困局外,环球网财经还注意到,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在2019年4月12日,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盛达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满堂。盛达集团持有公司3529.5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9%。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票34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60%。据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3477万股股份已悉数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公司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即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公司2466.79万股也已全部被司法冻结。从持股情况来看,公司股权比较分散。另外,盛达集团及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所持公司股权接近。因此,公司存在股权易主的极大风险。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表示:“皇台酒业,这几年整体业绩都比较差,究其主要原因:首先,公司内部股东出现内讧;其次,在公司股东内部不协调的情况下,其产品、市场渠道、团队都出现了问题。所以,这就凸显出整个皇台酒业,无论从整体组织架构到公司顶层设计,再到一系列的公司的日常运营,以及管理均出现了问题。未来能否再进入一个良性循环或者运营,看来难度有些大。”

博星证券研究所所长邢星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指出:“从当前白酒行业的发展形势来看,近年来在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形式下,消费升级的趋势愈发明显。虽然同为白酒板块,但与皇台酒业相比,一线白酒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以及二线山西汾酒、酒鬼酒等拥有细分领域优势的品牌更具吸引力。因此对于皇台酒业来说,地域优势、品牌优势以及渠道优势均不明显,这依然是制约公司未来发展的最大瓶颈。不过好在2019年甘肃大型民企盛达集团入主后,公司经营战略有所改观。如若能够顺势而上,调整公司战略、补短板、扬长板,则而有利于公司实现涅槃之后的重生。”

目前,*ST皇台恢复上市进入了冲刺阶段。公司在10月10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股票暂停上市期间工作进展情况的公告》中提到,公司已提交股票恢复上市申请(公司于5月8日向深交所提交了股票恢复上市的书面申请),并获受理。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将对公司恢复上市申请进行初步审核和最终审核,公司股票能否恢复上市尚存在不确定性,仍存在可能终止上市的现实风险。

对于*ST皇台的经营状况,公司业务多元化,新产品情况,以及恢复上市等问题,环球网财经致电并书面致函*ST皇台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已收到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有任何回复。

友情链接